中国歌剧舞剧院 China National Opera & Dance Drama Theater

【中国文化报】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届民族舞剧季暨舞剧团60周年团庆系列活动座谈会(之二)
时间:2016/12/14  浏览量:1206



60年前,中国歌剧舞剧院在组建了一系列团队后,又创建了一个新的团队——舞剧团。从此,在歌剧团、民族管弦乐团、交响乐团之外,一个新型的舞蹈团体,肩负着新的使命,开始踏上征程。2016年,早已蜚声海内外的舞剧团已届“甲子”。


11月23日,中国歌剧舞剧院特为此举办“中国歌剧舞剧院首届民族舞剧季暨舞剧团60周年团庆系列活动座谈会”。剧院特邀院内外艺术家及舞剧团老、中、青三代演员与编导齐聚一堂。大家来到舞剧团宽敞明亮的排练厅,观看新一代舞蹈人的排练和成果,随后观看视频、围桌座谈。视频直观和全面地展示了舞剧团60年来的历程和近年民族舞剧的创作成就。


中国歌剧舞剧院院长陶诚、党委书记魏银久、副院长许宁出席了座谈会,副院长徐丽桥主持。剧院办公室、剧目创作部、舞剧团等部门领导、编导及青年演员参会。


院长陶诚在致辞中说道:今年是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成立60周年。今天在这里我们举行简朴而隆重的座谈会,一方面回顾、总结舞剧团辉煌历程,共叙友谊,另一方面,60周年一个甲子,既是历史节点,更是新征程起航。为此,剧院决定创立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舞剧季,今后两年一届,一年举办民族歌剧季,下一年举办民族舞剧季,以此展示舞剧团创作成果。本次民族舞剧季共演出12场,演出《昭君出塞》《赵氏孤儿》《孔子》等近年来创作的优秀作品,开幕在北京国家大剧院,闭幕在美国肯尼迪艺术中心歌剧院。我们衷心希望舞剧团继续努力,不忘初心,成为中国民族舞剧事业发展的领头雁,继续谱写民族舞剧的辉煌篇章。


党委书记魏银久饱含深情地说道:60年弹指一挥间,舞剧团几代艺术家为民族舞剧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正是他们勤勤恳恳默默奉献,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地前行,成就了今天的辉煌。总结历史,就是为了不忘过去,把今天的事情做好。大家要再接再厉,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把民族舞剧事业传承下去,创作更多无愧于人民、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


副院长许宁谈道:今天是舞剧团的生日,我特别激动。我是舞剧团里成长起来的孩子,舞剧团教我做人、教我做事。20多年来,伴随着舞剧团的成长经历了许多风雨,感触良多。我们的今天离不开各位领导、老师、专家一直以来的支持,离不开所有演员的共同努力。


  参会人员畅所欲言、各抒己见。大家回顾总结了60年来的创作成果和宝贵经验,对当下民族舞剧发展现状以及如何传承献计献策,共同探索“出精品、攀高峰”的创作之路,以此更好地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提出的“必须把创作生产优秀作品作为文艺工作的中心环节,努力创作生产更多传播当代中国价值观念、体现中华文化精神、反映中国人审美追求,思想性、艺术性、观赏性有机统一的优秀作品……把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求作为文艺和文艺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的重要指示精神。

最后,副院长徐丽桥说道:大家的肺腑之言让我们感受到每一位舞蹈家对舞剧团的关爱、对整个民族舞剧事业的热爱。整整一个甲子,舞剧团从无到有,从弱到强,从强到盛,筚路蓝缕之功,必将垂诸不朽。我们感谢各位艺术家的守望与坚持,正是几代人的开拓创新,添薪助燃,才有了民族舞剧人才辈出,才有了民族舞剧的精品力作一部接一部、民族舞剧的事业方兴未艾的喜人景象。一个甲子就是一方历史切片,让人掂量得出其中的历史分量,也让这个光荣团队中的每一个人能够站在历史的新起点上,充满信心地走向未来。

著名舞蹈表演艺术家赵青说,感恩是我第一想说的话。我今年已经80周岁了,在舞剧团整整60年,是舞剧团把我培养成一名老党员、老舞剧工作者。今天的一切都是党、国家和人民给予我的。我一辈子将自己的舞蹈生涯与国家命运、人民命运、时代命运紧紧相连,这样就有无穷的大爱、无穷的力量,促使我对舞剧事业全力以赴。


舞剧团是幸运的,承担着国家使命,获得诸多荣耀。上世纪60年代,民族舞剧《宝莲灯》跟随周恩来总理出访莫斯科,引起了极大的轰动。周恩来总理说,俄罗斯有《天鹅湖》,中国有《宝莲灯》。中国民族舞剧是在党和国家领导人及剧院领导的关心、培养下成长起来的。我们做出了一点点成绩,党和国家就给我们这么大的荣誉,所以我们一定要担起民族舞剧发展的重任。


人们提到《宝莲灯》就会说起赵青,但我只是剧院的符号和作品的代表人物。这份荣誉不是我个人的,而是我们舞剧团集体的,是包括陈爱莲、方伯年、李百成等一大批舞蹈家在内的新中国第一代舞蹈人集体的荣誉。


祝愿我们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在习总书记系列讲话精神的指引下,创作出更多无愧于我们伟大民族和伟大时代的中国民族舞剧。


中国舞蹈家协会名誉主席赵汝蘅说,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已经走过一个甲子,通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开拓创新,书写了中国民族舞剧发展的辉煌历程。舞剧团与中国民族舞剧建设同步前行,创作了《宝莲灯》《文成公主》《红楼梦》《铜雀伎》等优秀民族舞剧作品。赵青、陈爱莲、孙玳璋、蓝珩、李百成、方伯年等民族舞剧表演艺术家为中国民族舞剧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近年来,舞剧团创作出《南京1937》《孔子》《恰同学少年》《赵氏孤儿》《昭君出塞》等多部优秀作品。同时,舞剧团致力于后备人才培养,涌现了山翀、杨奕、佟睿睿、孔德辛、李世博、吴庆东、胡阳、唐诗逸等优秀舞剧编创、表演人才,为民族舞剧建设添砖加瓦。


在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建团60周年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衷心祝愿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未来的道路越来越宽广,踏实前行,不断探索和创作出更多体现中国精神、中国文化、中国特色,深受观众喜爱的优秀民族舞剧。


中国舞蹈家协会主席冯双白说,中国歌剧舞剧院出身名门,其前身可追溯到1932年2月创办的延安鲁迅艺术学院,联名发出鲁迅艺术学院《创立缘起》之文的,是毛泽东、周恩来、林伯渠、徐特立、成仿吾、艾思奇、周扬等。


剧院的第一任院长是著名艺术家周巍峙,旗下曾经拥有马可、乔羽、王昆、郭兰英、赵青、刘文金、陈爱莲、吴雁泽、徐沛东、关峡等著名艺术家。它曾经是1964年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的重要骨干性创作团队,也是《中国革命之歌》的重要承担者。脍炙人口的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获得20世纪华人经典作品称号的舞剧《宝莲灯》,长演不衰的《红楼梦》等,已经成为中国歌剧、舞剧史上划时代的艺术精品。


舞剧团是中国当代舞剧艺术极其重要的创演摇篮。《宝莲灯》《文成公主》《红楼梦》《铜雀伎》《剑》《青春祭》……每一个响亮的名字都代表着时代最前沿的艺术探索,广受赞誉。可以说,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舞剧艺术,为中国民族舞剧的发展奠定了从创作实践到艺术理论的坚实基础。


舞剧团汇集了国内舞蹈界真正的名家大腕儿——享有盛誉的“三圣母”赵青,世界舞剧艺术的常青树陈爱莲,英俊潇洒的叶建平,舞台女神山翀,后起之秀叶波、杨奕、唐诗逸等,一大批优秀的舞蹈艺术家为中国舞剧事业增添了荣光。佟睿睿、孔德辛等青年编导创作的舞剧《南京1937》、歌舞剧《花木兰》、舞剧《孔子》等更显现出令人期待的艺术进步力量。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里,有了你们坚守艺术阵地,就有了旗帜和标杆,就有了不倒的精神——继承中国舞蹈艺术优秀传统,汲取全世界的舞蹈艺术营养,创造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奇迹。


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所长、研究员欧建平说,值此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建团60周年之际,我谨代表中国艺术研究院舞蹈研究所的全体同仁,向60年来坚守在中国民族舞剧创作、表演和制作第一线的4代艺术家和历届领导,致以崇高的敬礼。


中国歌剧舞剧院作为规模宏大、历史悠久的国家艺术剧院,在新中国文化建设的蓝图中,具有重要的地位和深远的影响。舞剧团作为全国舞团建制中首个以创作民族舞剧为光荣使命的团体和整个剧院的六大部门之一,创建于1956年。60年来,陆续培养出了赵青、陈爱莲、汪曙云、孙玳璋、傅兆先、孙天路、蓝珩、李百成、方伯年、陈云富、海燕、季锦武、刘大兴、叶建平、于健、夏丽蓉、盖一坤、山翀、常晓蕾、叶波、杨奕、朱寅、唐诗逸、胡阳、孙富博等4代著名舞剧表演艺术家和优秀中青年演员;王萍、沈迪才、潘景生、张锦心、罗迪强、于颖、张明娟、黄蕾、夏广兴、佟睿睿、唐娜、吴庆东、孔德辛、毛伟伟、李世博等4代优秀中青年教育家和编导家,创作了《宝莲灯》《文成公主》《红楼梦》《铜雀伎》《剑》《晚霞》《青春祭》《雷峰塔》《徐福》《篱笆墙的影子》《刚果河的怒吼》等优秀舞剧,《南京1937》《孔子》《恰同学少年》《赵氏孤儿》《昭君出塞》等新编舞剧,其中《宝莲灯》《红楼梦》和《铜雀伎》已成为中国舞剧史上划时代的经典作品,而《孔子》在海外巡演中更是赢得广泛赞誉,成为中国文化“走出去”国家战略中响亮的舞剧名片之一。


恳望舞剧团在当下舞剧繁花似锦与乱象丛生并存的格局中更上层楼,继续担当好民族舞剧国家队的示范和引领重任;更期待你们能在下一个60年的伟业中,为中国和世界舞剧的宝库,贡献出能与俄罗斯芭蕾舞剧《天鹅湖》相媲美、各国舞剧团争相购买版权上演的经典剧目。事在人为,路在脚下!


著名舞蹈家方伯年说,我们为昨天的舞剧团而自豪,理由有三个。第一,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的第一个民族舞剧团。第二,中国歌剧舞剧院创作的民族舞剧《宝莲灯》是庆祝新中国成立10周年时首个入选的庆典剧目,登上人民大会堂的舞台。第三,《宝莲灯》是中国第一部被翻拍成电影发行国内外的民族舞剧。


我更要引以为傲的是我们今天的舞剧团,推出了两部相当有艺术水准的大舞剧——《赵氏孤儿》和《昭君出塞》。观众最多的评价就是“大手笔,大制作,大气派,不愧为国家级剧院”。希望我们年轻的同行继续努力,从高原走向高峰。


《中国文化报》副总编辑赵忱说,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建团60周年,这样的日子不好错过。在这里见到赵青、陈爱莲、白淑湘、刘敏,就像看见了中国舞蹈史。今天读到的是关于你们的章节。这一节很要紧。你们的名字叫“中国”,你们从来没有背离过这两字。


辉煌的历史不必重复提及,因为已经反复被提及了,我更愿意看当下和未来。听说当下最好的舞者都愿意到你们这里来,这是最好的注脚——团不好,人不会蜂拥而至。唐诗逸这个名字和这个人,我不知道见过多少次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你们给予了年轻人最好的成长条件,青春不被辜负,历史就不会被辜负,未来就不会被贻误。


我们看舞剧,如果是好的舞剧,我们会看到可能比哑剧、比话剧还要好的思想,同时被舞蹈的外在美击中;如果不是,我们则会虚度一个甚至更多夜晚,望见一片苍白。你们的舞剧我没有都看,但我知道你们的创作态度——谨慎而勇敢,所以有了崭新的剧目及很好的口碑。《孔子》已经周游列国了,《恰同学少年》正风流倜傥,《昭君出塞》更仪表堂堂。我希望,往后你们的每一出舞剧都叫人过目不忘。我以为,盲目的艺术创作不仅浪费人力财力,更会损伤国家艺术形象。我时常想振臂高呼,又不得不把嘴闭上。我等你们叫醒我百灵鸟般的喉舌,自觉自愿为美好歌唱。


著名舞蹈编导、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原团长黄蕾说,1989年,我有幸从北京舞蹈学院编导系毕业分配到这里,2004年,我进入解放军艺术学院舞蹈系。16年在剧团的点点滴滴,无论工作、创作都给我的人生留下难以忘怀的记忆。一切成绩都是几届领导、演职人员共同努力的结果,这里有太多感动过我、帮助过我的人和事,我从内心深深地感恩剧院曾给予我的一切,由衷地祝愿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再创辉煌!


中国歌剧舞剧院著名舞蹈家山翀说,人们常说,岁月如梭,光阴如白驹过隙,转瞬即逝。在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建团60周年的日子里,我感慨万千。我加入这个热情多彩的大家庭25年了,从刚刚走出北京舞蹈学院的小丫头,成长为一名成熟的舞蹈演员,离不开家庭的培育和家庭中亲人的帮助。


感谢历届院领导对我的无私栽培,使我有机会多次参演大型舞剧并担任女主角。1992年,在舞剧《徐福》中饰演女主角卞氏和阿辰,获得最佳表演奖,让我的舞蹈艺术和经验有了大的提高。1997年,在院领导的支持与鼓励下,出演舞剧《青春祭》,饰演女主角真姑娘,荣获第十五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我始终铭记前辈的教诲与指点。进院后,我得到了著名舞蹈家赵青老师、陈爱莲老师手把手的指点,让我在舞蹈艺术的道路上走得更稳、更长久。从前辈老师身上我不仅学到了轻盈流畅、情舞并茂的舞蹈技巧,更为其对舞蹈艺术的不懈追求和对社会无私奉献的高尚品德所折服,成为我一生学习的楷模。


舞剧团是一个艺术的殿堂,每位进入殿堂的兄弟姐妹都会用自己的爱与艺术之火为它点亮一盏灯。我们既要瞻仰前辈的艺术之灯,更希望以自己的艺术之火与爱去呵护年轻的兄弟姐妹的灯,让舞蹈艺术在爱中传承。


中国歌剧舞剧院剧目创作部副主任夏广兴说,60年来,舞剧团在祖国发展的各个历史时期,用多部优秀作品表达了对民族舞剧艺术的热爱,取得了一些成就,涌现出赵青、陈爱莲等为民族舞剧事业做出杰出贡献的艺术家。回忆过去是为了更好地迎接未来。如今,舞剧团在老一代艺术家精神的指引下,继续谱写新时代的舞剧篇章,在剧院领导的带领下,坚持精益求精的艺术方针,涌现出一部又一部高质量的舞剧、一批又一批的青年人才,为祖国的舞剧舞蹈事业做出了新的贡献。


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副团长杨奕说,1999年,我进入舞剧团工作。2001年,复排《走进中国舞剧》时有幸认识了诸位老艺术家。赵青、张国喻等老师亲自上阵、指导排练,那段经历弥足珍贵。排练舞剧《篱笆墙的影子》时,山翀老师对艺术一丝不苟、脚踏实地的钻研精神令我们敬佩。一部一部的作品让我一次次地感受到“传帮带”3个字的含义和力量。前辈们有太多的精神值得我们学习,我们应该肩负使命,沿着他们的足迹继续前行。


中国歌剧舞剧院青年编导孔德辛说,舞剧团建团60年以来,汇集了国内舞蹈界享有盛誉、极具实力与影响力的艺术家,创作出大量优秀舞剧作品,形成了剧院独有的民族舞蹈风格。这些精神和作品不断影响着我。2014年、2016年,在领导和前辈们的支持下,创作了见证我成长的两部民族舞剧——《孔子》和《昭君出塞》。我希望通过此次民 族舞剧季和舞剧团60周年团庆系列活动,我的工作能力和综合素质能得到进一步提高。


中国歌剧舞剧院青年舞蹈家胡阳说,对于演员来说,剧团不是一个普通的工作单位,这里承载着对艺术的追求,这份追求不是功利的、不是虚荣的,而是踏踏实实的对艺术的向往。舞剧团拥有多位老艺术家,他们的精神照亮我们前进的路。我们所学习到的不仅仅是他们精专扎实的专业技巧,更是艺术大家的气度与风范。作为舞剧团中的一员,我感到荣幸;能为艺术事业尽一份力,我感到骄傲。


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教员胡玺婷说,1997年,我从北京舞蹈学院毕业来到了舞剧团。初来时,我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学生,表演青涩稚嫩。正是前辈们的悉心指导与关怀,让我对中国民族舞剧有了更深入的了解,对每个角色都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从而能够更真切地塑造人物形象。如今,作为舞剧团的一名教员,我要把从前辈们身上继承的优良传统、汲取的艺术经验继续传承和发扬下去。


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团长助理王聪说,我们赶上了好的时代,可以为自己的梦想做喜欢的事情。我知道舞蹈这条路要用心坚持不断地走下去。随着年龄增长,我对自己更加了解,对作品的理解更加深入,能够对人物刻画赋予自己的思考。舞蹈已经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有很多伤痛,付出过很多汗水和泪水,但当我走上舞台,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们现在是舞剧团的中流砥柱,有责任把舞剧团优秀传统继承、发扬下去。希望舞剧团在我们这代人的努力下越来越好。


中国歌剧舞剧院舞剧团青年演员刘彬说,面对当今瞬息万变的社会,我们没有固步自封,守着过去的成绩与光环不放,再优秀的作品我们都会不断地打磨、修改,为的就是作品可以越来越好。我们每一位青年舞者都始终保持着向前的姿态,积极进取、不畏艰难,在汗水和泪水中品尝着前进的乐趣。


希望舞剧团这个青春朝气的大家庭一步步走向成熟,也祝愿我们都更加自信、自强,成为有能力、有抱负的新时代青年。


文字:黄程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