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歌剧舞剧院 China National Opera & Dance Drama Theater

《赵氏孤儿》,一场纯粹
时间:2016/12/23  浏览量:990




中国歌剧舞剧院的舞剧《赵氏孤儿》,真的是今年最超乎我想象的演出,没有之一。


元杂剧真是个大IP,就是很少见到发掘得好的。我有过一套书,历代戏曲,薄薄一小本,前半本是改写的戏剧故事,后半本是本子,汉宫秋、望江亭、长生殿、窦娥冤、桃花扇、赵氏孤儿。小时候只知看故事,看得如醉如痴。


这套书里,赵氏孤儿并不是我很爱的那一本。故事忠奸分明,苍凉悲壮,不迂回曲折,又没有才子佳人,近乎“正能量”一般的善恶到头终有报,让我觉得好生无趣。


所以这部又名《一“義”孤行》的《赵氏孤儿》舞剧,老实说我本来是没什么兴趣的,但是朋友一再大力推荐歌剧舞剧院的作品,又拿到了内部场次的超值票价,才报着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思买了票。


然而它还是从开演的那一刻就震慑了我。故事并没有从赵朔被害开始,着黑色铠甲的强兵悍将,和着白色布衣的弱小百姓,两组截然不同的人群分开又合并,力量悬殊的交手,黑白分明的对比,一个奸臣当道的时期就这样展开。


曾经,我以为我不喜欢没有明确节奏和律动的民族舞,曾经,我也以为主旋律故事的戏剧不值得一看,今夜我依然带有这样的成见,却完完全全地沉浸在舞剧所构建的世界中。全剧几乎没有一句台词,大屏幕上只有每一幕的标题和寥寥几句的说明,然而舞者的肢体传达出的信息排山倒海,剧情一气呵成。


托孤、斗争、忍辱、复仇,每一个微妙的情绪,每一个小人物,暴虐、残忍、无助、悲愤……都是那样恰到好处。程婴在两难前的苦苦挣扎与彷徨,在妻子离去后的悲恸,和少年赵孤互动时掩藏的一抹沉重,淋漓毕现。


灯光、舞台、音乐,与舞蹈完全交融,舞台并不复杂,却完全地渲染气氛。晃动的红布前苍凉的背影,赵孤在举着父亲头盔的群舞中的难以置信,惊鸿一瞥的柔美女群舞表面的盛世繁华;音乐是亮点,时而悲叹,时而磅礴,民乐与西乐的结合恰到好处;坐在前排的朋友看得清舞者的表情,她说简直就像在看电影。


最后一幕程婴夫妇的双人舞,是他回忆起妻子怀孕时二人的喜悦,和前幕真正喜悦时的二人舞别无二致,却感伤得难以复加。舞台上一盏盏圆形纸灯明灭,而我终于忍不住潸然泪下。


在这部舞剧里,我没有看到它的宣传想“弘扬”的忠孝节义、民族大义,我看到的只有纯粹,就像舞蹈是本能那样的纯粹。


我依然不相信正能量,不相信高大全,不相信善恶分明大忠大奸,但我相信本质,一如在一颗诚挚而笃然的心面前,任何歌颂都只是苍白,一如优秀的音乐与舞蹈,是无法被我所不喜的题材掩埋的。


高中语文课上老师说,样板戏都是好人一出来,相貌堂堂,浩然正气,坏人一出来,贼眉鼠眼,畏畏缩缩。我向来不爱这种早早被定性的故事,想来,“信义”二字,恐怕就是春秋时期的“主旋律”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