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歌剧舞剧院 China National Opera & Dance Drama Theater

八大锤,两支团,一夜狂想
时间:2017/05/02  浏览量:575





一曲欢腾跳跃的《大闹天宫》,鲜明的京剧锣鼓点配合多种打击乐器,产生浓郁民族风味,全球华人心中的超级英雄孙悟空仿佛随着音乐跳脱于空中,翻着跟头向现场的观众问好。


3月3日,一场名为“狂想之夜”的民族音乐会在澳门文化中心综合剧院上演。为澳门观众带来耳目一新的视听感受。


领衔 《大闹天宫》的“八大锤打击乐组合”最初由四位来自不同院团的打击乐演奏家组成,四个人八支鼓槌因而得名。这不禁让人想到京剧传统剧目《八大锤》中,岳家军的那四名少年武将,手中的“金银铜铁”八杆大锤上下翻飞。四位演奏家王建华、田鑫、李聪农、马里自幼从学习京剧打击乐,技艺精湛,屡次受到海内外观众的好评。


说到“八大锤”不得不提“岳家军”,没有“岳家军”的通力配合又怎能在朱仙镇拿下金兀术的60万大军?这天在澳门与“八大锤打击乐组合”一同迎接观众挑战的“岳家军”,是澳门中乐团与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的19名优秀的演奏家组成的“联合部队”。

本场音乐会曲目难度系数较高,为了展现音乐的内容,演奏家们毫无保留地释放着自己的实力与激情,大部分乐曲对于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的演奏家们来说都是首次接触,对于观众来说每一首慷慨激昂的乐章背后都暗藏着大量乐团排练中的困难片段。在排练时间紧张的情况下,多方配合就显得尤为重要。


对于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的演奏家来说,不仅需要与指挥、独奏演员进行磨合,还要与澳门中乐团的演奏家们融合在一起,只有达到高度默契,才能呈现最好的视听效果。面对厚厚的乐谱,细密如蝌蚪般的音符和无数个组合变化的节拍,大家不顾舟车劳顿,争分夺秒全身心投入练习。两个乐团的演奏家为了共同完成一场音乐会坐在一起,排练演出的同时,为两团的友好交流、互相学习打下了坚实基础。也为民族音乐的发展搭建了平台。


本场演出的指挥彭家鹏最开始对最终演出的呈现有些忐忑,他担心两个乐团能否融合在一起?是否可以默契?通过排练,中国歌剧舞剧院的演奏家们克服着困难与大家磨合得非常好,这给彭家鹏吃下一颗定心丸,“这是一次非常愉快的合作,现场的效果就像是长期合作的伙伴一样默契融洽。”


正如彭家鹏所说,3月3日晚,随着一首首不同风格作品的精彩演出,台下的观众连连欢呼,音乐会现场已近乎沸腾。无论是“八大锤”的首演乐曲还是澳门中乐团的保留曲目,热情洋溢、声音饱满、层次分明的民族乐团呈现在观众面前,正如音乐会的名字所说,为观众和演奏家共同打造了一场激情澎湃的狂欢之夜。


对于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的演奏家们来说,2017年注定是忙碌的,是奔波的,同时也是幸福的。交通的发展促进着国家与地区之间的联系,旅程左右万里,时差却最多一天。人们常说,音乐是世界的语言,如今地域的限制我们已经突破,语言成为了重要的沟通桥梁。对于中国歌剧舞剧院民族乐团的演奏家们来说,他们用着中国独有的音乐语言,向世界讲述着最美丽的中国故事。


京剧锣鼓与民族管弦乐《大闹天宫》是一首叙事曲,其音乐素材源于上海美术制片厂于一九六四年拍摄的同名动画片。


乐曲在保持原影片音乐风格前提下,对素材作了大量的改编与重组,充分利用民族管弦乐队各组乐器的特点,使音调和节奏更具戏剧色彩。京剧锣鼓在乐曲中起著“画龙点睛”的关键作用,通过对锣鼓经典套路的重新设计,使之与乐队配合得天衣无缝,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天地孕育石猴爆出”、“孙悟空与群猴嬉戏演武”、“齐天大圣与天兵对阵”及“孙悟空闹天宫”等场面,以音乐重塑了中国名著《西游记》中“大闹天宫”这一经典片段。


民族管弦乐《龙舞》是作曲家根据一九九九年农历正月十五在新加坡观看妆艺游行时受到的启发创作而成。作品气势恢宏,高潮起伏跌宕,具有强大的张力和阳刚之气。作品特别突出打击乐声部,在高潮段落打击乐华彩段,渲染了浓郁的节日气氛。 作曲家在二零一二年对作品做了较大的调整,作品彷彿被注入了新的生命和内涵,使其更富气势。为了强调作品在2012年的“新生”,作曲家决定赋予“完成”了的作品为《新龙舞》。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