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歌剧舞剧院 China National Opera & Dance Drama Theater

一场音乐会的看点与启示
时间:2017/09/21  浏览量:404

9月7日晚,中国歌剧舞剧院交响乐团(以下简称“中歌乐团”)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举行了一场题为“丝路交响”的音乐会。这场音乐会有着很多看点,就我个人来说,内心的意外与惊喜是最突出的感受。


这场音乐会的主要看点:一,全场均为中国作品,且民族协奏曲全部采用交响乐团协奏。二,著名指挥家邵恩执棒,为音乐会的成功大增色彩。三,几位青年民乐演奏家才艺出色,演出精湛。四,作品(尤其是新作品)水平高,特色突出。五,乐团进步明显,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


先说第一点。本场音乐会以“丝路”为题,充分显示出“一带一路”的政治内涵。音乐会能够取得成功,演出策划者和剧院领导是功不可没的。


再有,音乐会全场作品均为中国精典曲目,且乐韵丰富,民风突出。几首器乐协奏曲很有特色,与管弦乐团的“混搭”,别有一番中西贯通的精彩效果。


再说第二点。指挥家邵恩是个奇才,当晚音乐会中他的执棒,可谓胸有成竹,胜券在握。


邵恩是一位全能型的指挥家,他那全方位的、立体化的掌控能力,是许多同行指挥家所不具备的。


邵恩音乐感觉非常细腻,指挥技巧堪称一流。他的声音辨别力超强,有着很好的音量及音色平衡感。当晚他指挥关峡的《第一交响序曲》,王西麟的《火把节》以及他自己的作品《哈尼印象》等大曲目时,能够充分体现出把控全局,烘托气氛,张扬气势的特点。而在指挥《茉莉花》《看秧歌》《良宵》等小型乐曲时,又能够将作品的细微层次和微妙感觉充分呈现,使人们在舒适中获得了惬意的享受。


邵恩指挥协奏曲时能够很好地与独奏家配合,合作时毫不喧宾夺主。当晚音乐会上的四首协奏曲,独奏家们与他之间所产生的融合感相当顺畅。


接下来说第三点。当晚音乐会上出现的四位民族器乐独奏家都是中国歌剧舞剧院的青年演员。这四位独奏家我过去从未接触过,但他们的演奏水平却令我倍感吃惊。


林感(二胡)和刘西站(唢呐)演奏的都是老曲目(《长城随想》《百鸟朝凤》),但他们在与管弦乐团合奏时,不仅完善了作品的原貌,还将乐曲进行了创造性的升华。


笛子演奏家喻晓庆演奏王云飞的《思泉》,意境上把握得非常好,很有素雅的写意特征。


琵琶演奏家罗慧芳演奏刘锡津的《楼兰姑娘》,其娴熟的技巧和清澈的异族情调,令人深感新鲜、神秘和留恋。


中国歌剧舞剧院这几位年轻人,都是国内优秀的演奏家。当晚他们的实际表现,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下面说第四点。当晚音乐会所选曲目质量相当高,除了关峡、鲍元恺、刘文金、王西麟、刘锡津等名家的作品外,一些普通中小型作品也很出色,尤其是邵恩自己创作的交响组曲《哈尼印象》,可谓一部令人眼前一亮的杰作。


这部交响组曲写得相当专业,其中技巧与音乐的表现非常全面。组曲中的四个乐章如同四幅清丽的画卷,表现出破晓、乐作、古歌、归天这四种迤逦的自然景象和古朴的民俗民风。


这部作品结构十分简炼,和声和配器都有想法和效果,各项技术表现都相当娴熟。仅第四乐章开始时的大赋格乐段,就足以证明邵恩作为一位作曲家的写作功力。


音乐会中还有一首作品令我着迷,它就是刘锡津的《楼兰姑娘》。这首琵琶协奏曲写得非常有特色,旋律好听得很。其中琵琶的演奏技巧运用合理,整首作品给人们带来了富有诗意的遐想。


最后说第五点。“中歌乐团”在本场音乐会上以全新的面貌和姿态亮相,其表现给人们带来了惊诧和惊喜。


“中歌乐团”是个老牌乐团,过去我对他们很了解,当时对这个乐团的印象是有经验,有传统,但实力和状态并不出众。然而此次重听这个乐团,却发现一切都变了。当晚的演出中,这个乐团的声音整齐浑厚,声部间均衡协调,很有艺术上的凝聚力。


从当晚的音乐会中我感觉到,“中歌乐团”的管乐进步很大,尤其是铜管声部,当晚的小号、圆号、长号、大号,都给人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中歌乐团”的弦乐很有节奏韵律和歌唱性,这是他们作为歌剧、舞剧乐团的强项。当晚音乐会上所选择的曲目,都非常适合这个乐团演奏,而这也是这场音乐会之所以成功的一个方面。


另眼相看“中国院”(中歌乐团昵称),虽然这只是一句随意的玩笑话。但是人们确实看到了这个乐团的大踏步前进。毋庸置疑,这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以上的看点仅为我个人的粗略感受,但这些感受却是发自内心的。通过以上的诸多看点,我发现了一个颇有教益的启示:坚持高标准的艺术追求,不屈不挠地艰苦奋斗。只要持之以恒,就能够最终攀上艺术的高峰。


“中歌乐团”就是这样一个乐团,他们有决心,有恒心,有信心,以自己不断努力、不断磨合而获得的真正实力,来赢得广大音乐爱好者的认可和赞美。


“中歌乐团”加油!“中歌乐团”奋起!我个人与全体音乐爱好者们深信,“中歌乐团”在今后的艺术道路上,必将能够勇往直前,最终攀登上音乐艺术的高峰。

                                                  文章作者:景作人

分享到: